分享辦博苦樂 傾聽博友意見分享 http://blog.simestates.com/u/科學網編輯部 編輯部地址:北京市海淀區中關村南一條乙三號

博文

博主們的諄諄寄語殷殷期盼:社慶60周年 感恩有您 精選

已有 12288 次閱讀 2019-1-1 10:00 |系統分類:博客資訊

相關導讀:

科学新闻特別策劃:中國科學報創刊60年


科學家寄語《中國科學報》和科學網


科学新闻科學精神:科學家的靈魂與皈依


一場科學尊嚴的保衛戰


打擊學術造假,是鐵律,是道義


用心用情講述科學家的故事


緊扣時代脈動 見證社會發展



2019年的元旦,是一個特別的日子。以歷史之名,傳遞科學的精神,催化創新的力量——《中國科學報》風雨兼程,走過60載。

1959年,“向科學進軍”的號角已然吹響,新中國的科技事業蒸蒸日上。由首任中國科學院院長郭沫若題寫報名的《科學報》創刊。《中國科學報》由此啟航,成為中國科技跨越騰飛的忠實見證者和記錄者,成為中國新聞事業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

一張報紙,展卷,傳遞自然真理,釋放創新智慧,弘揚科學精神,記錄中國科技蓬勃發展的堅實足跡。

一串網址,點擊,探索學術爭鳴,交匯知識之光,碰撞思想火花,分享全球華人科學家前進的點點滴滴。

讓科學家發聲,為科教事業服務,《中國科學報》憑著這份堅守走過了一甲子。回首來時路,我們奮力架起一座橋,讓不同學科、不同年齡、不同地區的科學家在這里百家爭鳴、百花齊放;展望夢歸處,我們愿盡全力點亮一盞燈,為天南海北、世界各地關心中國科教事業發展的人們送去微光。

一路走來,我們欣喜有一大群可愛的科學家與《中國科學報》、科學網一起成長,在新的起點,我們愿與益友們共同前行,一起講述更多中國科技發展的故事。 


因報紙版面有限,《中國科學報社》60年元旦特刊中,選登了30位博主對科學網和中國科學報社的諄諄寄語和殷殷期盼請見特刊23版 感言版 多名科學家寄語中國科學報和科學網)。

 

點擊打開報紙原文

30位博主寄語中的文字發自內心,真實溫暖而深刻,令人感動。

從這些激蕩人心的文字中,我們感受到了廣大科學網博主們對科學網深厚的感情,也感受到了科學網博主們的強大力量,這種力量將激勵著科學網繼續堅守搭建交流平臺、服務于全球華人科學家的初心,也將鼓勵科學網在媒體變革轉型的潮流中努力突破、繼續前行!一路同行,感恩有您!

現在編輯部博客中將社慶60周年科學網博主寄語全文貼出,也歡迎大家繼續對科學網的發展建言獻策。


《中國科學報社》60周年元旦特刊

30位科學網博主寄語全文

 (排名不分先后

 

何毓琦  中國科學院外籍院士、美國國家工程院院士

40 years with the Chinese Academy of Sciences

It was 1979, one year after China opened up to the outside world and 30 years after I left China as a teenager, I was among the first wave of scientists invited by the CAS to visit. Most of the Chinese alive today probably don’t remember the condition/environment then. The Institute of Automation of CAS, my host, like other parts of CAS was an ordinary village building located in farm lands which today are part of a busy metropolis full of gleaming glass enclosed high rises modern structures. Since then, I have remained in close touch with various Institutes of CAS on yearly basis. Thus, just like the miraculous economic progress of China since 1979, I have seen the transformation of CAS for the past 40 years first hand. Since 2007, as a blogger on ScienceNet China – a platform operated by 中國科學報社 CAS for popularizing of scientific matters–I have seen further evidences of the coming of age of Chinese Science and Technology on the world stage. It is thus fitting that I send my best wishes to 中國科學報社 on her 60th birthday and express my thanks and gratitude to her for giving me the opportunity of a satisfying third career in retirement.

 

周耀旗  澳大利亞格里菲斯大學教授

從我開始在科學網上登的第一篇博文已經八年過去了。這八年來,我陸陸續續地寫了一百多篇,十幾萬字的隨感。剛開始寫博文的初衷是利用科學網這個平臺,分享一下我在科學探索的道路上所得到的教訓及經驗,如果由此能夠使有志于科學的網友們少走一點我走過的彎路,也就值得了。沒想到八年來慢慢從只談科學,逐漸變成科學與生活的結合。因為每次要等到有話要說的沖動,才會有下筆的動力,能夠堅持這么久,這是連我自己也沒有想到的。這和網友的鼓勵和支持分不開的,平均每篇一萬多的閱讀量,遠遠超過了我的大多數論文的影響力。感謝科學網建立11年來為國內外從事科研工作人員的交流提供了這樣一個優秀場所,正如我在一個博文里分析所發現的,科學網的影響力已經超過了我在Nature雜志上發的讀者來信。希望科學網在未來能以成為科學界的微信為目標,變成科研人員分享工作、學習、社交、討論、爭鳴的第一選擇。

 

顧險峰  美國紐約州立大學計算機科學系、哈佛大學數學科學與應用中心教授

現代計算機科學和技術迅猛發展,狂飆突進,一日千里,徹底革命了傳統工業和社會。顛覆性的計算機算法需要用到現代的數學理論,特別是幾何與拓撲方面的深刻理論。但是,這形成了一個內在的矛盾,傳統的計算機科學教育并不涵蓋前沿的幾何與拓撲,傳統的計算機工程師往往用經驗性的工程方法來設計算法,缺乏理論根基:基礎理論領域的數學家也不了解日新月異的工程實踐,囿于陽春白雪的抽象研究。因此,我撰寫了一系列的文章來解釋代數拓撲、微分幾何、共形幾何在計算機圖形學、視覺、幾何造型和醫學圖像領域的直接應用,特別是用最優傳輸理論的幾何觀點來解釋深度學習。科學網為我提供了優越的平臺,在這里結識了人才,切磋了技藝,傳播了思想,找到了知音。希望在未來,科學網成為全球華人學者的精神家園,成為中國科學界和教育界的燈塔,弘揚科學,彰顯理性,開啟民智,捍衛真理,塑造中華民族的科學精神,振興祖國的科技事業!

 

韓健  美國HudsonAlpha Institute For Biotechnology 研究員

祝賀中國科學報社六十周年!我和科學報結緣快十年了,原因是我成為一個在科學網上的博主。這些年,我寫了八百多篇博文,分享在生物技術領域創新創業的經驗和感想,有近六百萬人次讀者。對我來說,科學網好比是鬧市中的一個茶館,時而熱鬧,經常清閑,偶爾還有江湖惡斗。博文都是主觀為自己,客觀為他人的。寫,是思考的一種方式。別人學到了,很好;有批判,我也有關耳朵的權利。真心希望科學網這個茶館能一直開下去,不然,很多飽學之士怕會消化不良呢!

 

 

賈偉  美國夏威夷大學馬諾阿分校教授

在當今各種新媒體的競爭之下,科學網依然能在世界華人學界獨領風騷,擁有大批的網友,我們這些多年的老博主還貓在這個網上,不時探出腦袋來發點聲響。如果要尋找一點成功經驗或秘訣的話,我覺得科學網管理團隊能夠在回旋不大的制度空間里把各種高談闊論、奇思異想、風花雪月、功名利祿安置進來,著實不容易!管理上分寸的拿捏以及火候的掌握都還不錯,盡管有磕磕絆絆的時候,但總體上過得去吧!

 

 

孟津 美國自然歷史博物館研究員

科學報甲子,華夏有新篇。

中國科學報社成立60周年了。幾代人一甲子的努力,激流中前進,從當初的《科學報》,成長壯大到現在的兩報一網一刊,見證、記錄了共和國科學事業的發展,傳播了人類科學知識與文化。我有幸見過一些早年辦《科學報》老人修改稿件的筆跡,也記得改革開放初期一些科學報報道內容。在現代網絡和電子媒體的精彩繽紛中,記憶中的那些筆跡和報道,給人厚重的歷史感。如今我在科學網博客寫博文,十年有余。生活之感悟,野外考察觀,時事大家談……盡管滄海一粟,寫下就是歷史。感謝科學網,讓我們有個科學界華人交流的平臺。希望報社和刊物越辦越好,科學常新,文圖出彩,人氣爆棚。

 

 

張天蓉  理論物理學博士、科普作家

在科學網上,我見到了過去的同學、朋友、老師,也認識了不少年輕有為的科技精英和物理同行。

科學網堪稱全球華人的科學家園,其涉及的科研人員數量之多,素質之高,研究領域之廣,涉及部門之寬,都是別的網站不能比擬的。科學網上的活躍分子中,既有受人尊敬的長者,也有善于思考的新一代;既有成熟的理論家,也有奮斗在工程前沿的專業人才。中國科學界的消息,中國科學技術的進步,經由科學網而傳遍世界。這些新聞時刻牽動著世界范圍內華裔科學家的神經。

用我們的科學知識回報母國,給雄獅添翼,使巨龍騰飛,這是所有華裔科學家的心愿。科學網正是這樣一個能實現我們的心愿的紐帶、渠道和橋梁。

 

 

曹俊  中國科學院高能物理研究所研究員

科學網是中國科學家博客的一個搖籃。

我是2009年開始寫科學博客的。開始是一項任務:作為中科院高能所的一名科學家代表,在美國費米實驗室主辦的《量子日記》上寫,每篇都是英漢雙語的。幾個月后,覺得這不是一件很愉快的事。英文寫作、面向國外讀者,都提醒我這是一項任務,而不是一種享受。

于是我來到了科學網。剛開始是稚嫩的,閱讀量很小,所以開始思考“為什么我寫的東西人家不愛看?”一年之后,博客第一次被科學網精選。又過了一年,我們大亞灣中微子實驗(那時并不為人知)第一個實驗廳開始運行,心里當然非常激動。怎么用大家喜聞樂見的形式來分享喜悅呢?探測器的工作性能、國際上的態勢,那是我們自己關注的焦點,不是所有人的。幾天后,我突然找到了一個意想不到的切入點:寫水。《最純凈的水是藍色的》——盡管這跟實驗的主題關系不大,但我相信,讀過的人都記住了這張美麗的實驗廳照片。這篇博客,應該算是我科學博客的成人禮,從寫第一篇博客起,花了兩年半的時間。

幾年后我又開了新浪微博,面向藍海。國家和社會對科普的日益重視,使新媒體時代的科普空前繁榮、更加多樣化,對科學網也提出了挑戰。也許我們可以思考如何迎接挑戰,比如個性化首頁,更專業和分散的新博客推薦,對新手的培育等等。無論如何,就像我們用論文形式表達科學不會過時,用文字進行科普也不會過時。科學網培養了眾多科普專家,未來這里會繼續描繪科學的生動、科學的美、科學的動人心魄。

 

彭思龍  中國科學院自動化所研究員

欣聞科學報迎來60華誕,僅以此短文敬祝之。第一次接觸科學報是在中科院數學所讀研究生的時候,我導師是科學報的忠實讀者,經常把他認為好的文章給我們閱讀,作為研究生培養中的思想教育材料。當時感覺是科學報都是一些大家寫的文章,很有思想和見解,同時表現出很深的科學修養,十分仰慕。十年前,科學報社所屬的科學網邀請我注冊,從此開始了與科學網和科學報的深入接觸。在科學網上,我完成了幾個轉變,一是從讀者變成了作者。以前只看別人寫的文章,從來不敢寫自己的想法,到了科學網,受到了各位讀者的鼓勵,也開始寫一些自己的想法,一寫就是十年,總共寫了300多篇,比迄今為止的論文都要多得多,讀者也很多。有些文章甚至也發表到了科學報上。實現了自己當初的夢想。二是從一個樸素的思考者變成了系統的思考者。隨著博客的寫作,整理自己的思路的能力不斷提高,越來越發現,以前自己所謂的想法大多是碎片化的,不夠系統,甚至還有很多漏洞,由此開始閱讀更多的補充資料以完善自己的想法,收獲頗大。三是從一個隱居者變成了活躍者。很多年,我不喜歡參與太多的公共活動,只希望自己默默的做自己的科研,思考自己喜歡的問題,當博客越來越受到關注的時候,才意識到自己的想法是有一定的社會價值的。自此也接受了一些學校的邀請,講一些自己的想法,效果還算不錯。以至于博客的文章在清華大學出版社結集出版,并成為清華大學博士后入站必讀書籍,其效果是始料未及的,當然,喜歡看到這種結局。基于以上諸般緣由,可以說科學報一直是我的老師,科學網是我的學校,我在這個平臺上獲得了意想不到的收獲,并且這些收獲已經正面的影響著我的后續工作,說感謝就有點不足以表達我的心情,衷心祝愿科學報越辦越好,科學網越來越火,并一如既往地貢獻自己的微薄之力。

 

 

邢志忠  中國科學院高能物理研究所研究員

六十年的光陰足以見證很多不尋常的非線性成長和躍遷式上升,從《科學報》到“科學網”就是一個令我感同身受的例子。在很大程度上,“科學網”之于我就像三十多年前在北大圖書館閱覽室的一張High Table占到了座位,除了潛心自習,還可以貴族般地閱讀課外書,抄錄自己喜歡的詩刊,偶爾偷看一眼坐在斜對面的嬌小女生,然后為前途未卜的青春發一會兒呆。我喜歡這樣一邊思考、一邊表達的多維時空,如同梵高筆下的麥浪,記載著那些與科學有緣的人們的風與遠方。

 

王鴻飛  復旦大學化學系教授

2007年以來的十年間,我以“民間科學家的個人知識”博客名在科學網博客上寫了大約1100篇左右的五花八門的博文。后來在國內、以及在美國或歐洲開會和訪問時,時不常會碰到一些素不相識的研究生或博士后,他們會高興地告訴我科學網和我的博文當年曾伴隨著他們的成長。這一方面讓我為自己的那些無病聲吟居然有正面的效果感到欣慰,同時也為自己通過科學網這個科學文化傳播的載體和平臺所產生的影響感到高興。過去六十年中,中國科學報社以及2007年創辦的科學網在傳播科學精神理念和讓人們了解科學動態和科學管理等方面有很多的成就,也可以說是中國科學傳播事業的黃埔軍校,為中國科學傳播事業培養和輸出了相當多的人才。在中國科學報社60周年社慶之際,衷心祝愿中國科學報和科學網在新班子的領導下,從近幾年的泥潭中走出來,再創輝煌,為中國的科學傳播和科學文化建設事業做出更多貢獻。

 

 

薛宇  華中科技大學生命科學與技術學院教授

科學網的風格是鼓勵自由探討學術相關問題,從不加干涉,這個在國內僅此一家別無分號。熱愛科研、肯發聲、肯交流,大家都努力做科研,都努力推動中國科學界的發展,咱中國的科研用不了多少年一定能比國外做得好。科學網是我的最愛,只要還辦下去,我不在別的地方寫博文。因此,值中國科學報社60周年之際,恭祝貴社再接再厲、興旺蓬勃,衷心祝愿科學網繼續以“構建全球華人科學社區”為目標和宗旨,鼓勵“學術自由、百家爭鳴”,推動中國科學的發展壯大。

 

武夷山  中國科學技術發展戰略研究院研究員

1985年11月25日,我首次在《中國科學報》發表題為“促進科技欠發達地區的發展”的短文,從此與《中國科學報》結緣。33年來,我在《中國科學報》發表的短文及其他信息(如海外書訊)超過了300篇,平均每年9篇。2007年4月25日,我在科學網開了博客。11年來,我總共發表博文(含少量轉載文章)6900余篇,平均每月50篇。這些博文平均每篇獲得的訪問量超過了3200次。媒體形態的進步,既使得《中國科學報》及科學網獲得更大的影響力,也使我個人的學術思想獲得了更廣的傳播。祝愿《中國科學報》及科學網與時俱進,成為科研人員流連忘返、賞心悅目的百花園。

 

鄧濤  中國科學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研究員

我的工作總是有機會去那些遙遠陌生的地區,不僅會有強烈的新鮮感,還想把這些感覺告訴其他人。就像海子說的:“那幸福的閃電告訴我的,我將告訴每一個人”。過去,每次考察歸來,我就會將日記整理成隨筆,發表在期刊雜志上。不過,就算是最快的速度,當讀者看到文章時,都至少是半年以后了。直到我遇到了科學網,尤其要感謝科學網博客的主編邀請我加入,那些跋涉過萬水千山的考察和旅行經歷就能非常及時地分享給大家了。這也反過來促使我更多地觀察周圍的世界,希望為廣大讀者帶來不一樣的體驗。

 

 

姬揚  中國科學院半導體研究所研究員

我是《中國科學報》的長期讀者,也是科學網博客的熱情粉絲。25年前,我首次接觸到《中國科學報》;10年前,我開始訪問科學網;5年前,我開始在科學網博客上發言。《中國科學報》和科學網提供了科學信息的傳播渠道,讓我更好地獲取國內外科技新聞,同時還可以了解高層領導和先進人物對國內外科技現狀和發展趨勢的看法;科學網博客提供了暢所欲言的交流場所,讓我更好地了解普通科技人員日常生活、工作狀況和個人看法。在《中國科學報》創刊60周年之際,我祝愿科學網博客越辦越好,也祝愿《中國科學報》再接再厲,為進一步推動我國科技事業的發展做出更大的貢獻!

 

吳光恒  中國科學院物理所研究員

《中國科學報》六十年了。從四易其名就知道是一路風雨走來。科學網也十多年了,我在科學網亂涂亂畫了十年。我大概在五六個論壇和博客上涂鴉,感嘆、吐槽、裝相,甚至罵人。但在科學網博客里面發文最少,有一種似乎“近鄉情更怯”的感覺。只有自我感覺內容不算庸俗,邏輯尚屬嚴謹,文字略微清爽的才敢往里放。畢竟有“科學”二字,類似“隨地吐痰,到處便溺”的文字行為在這里是會引發自慚形穢的。科學網,你辦一天,我就寫一天!

 

 

張海霞  北京大學教授

科學網上匯聚了來自五湖四海、天南地北的朋友,大家亦師亦友在這里暢談科研、分享思想、結交朋友,為熱門話題爭論火爆仿佛風云際會,有小眾分享溫暖如春仿佛茶館會友,更感到興奮的是,走到世界各地都會不期而遇那些常光顧科學網的網友,說起科學網的逸聞趣事大家總能會心一笑,仿佛是認識多年的老友,可以說,科學網真的成了是海內外華人科研工作者的精神家園!

 

馬臻  復旦大學環境系教授

 “寫博客有錢拿嗎?沒錢,那為什么寫博客?”有的人對我寫博客非常不解。而我興奮地說:“我在科學網寫的博文,能被《文匯報》轉載!”10年來,我的科學網博客訪問量達750萬次,有很多博文在科學網首發后,被《文匯報》、《中國科學報》、《科學新聞》、《科技導報》等報刊轉載。還有一些報刊的編輯、記者看了我的博客,聯系采訪、約稿。每次出去開會,我都會被網友認出。科學網的影響力很大啊!在科學網寫博客,其樂無窮!

 

 

施郁  復旦大學物理系教授

在各種報刊中,中國科學報是中國科學界的主要代表之一,對于中國科學界以及與社會各界的溝通交流有著巨大的作用。科學網屬于中國科學報,可以說是中國科學報的延伸,而且在網絡時代閱讀量很大。

本人在科學網發表過不少博客文章,不少文章發表時還承蒙精選乃至置頂。本人感覺科學網對于科普文章起到了類似于預印本文庫對于科研論文的作用。非常感謝科學網提供這樣的交流平臺,也非常感謝科學網編輯部的支持!

在中國科學報60大慶之際,期盼科學網更上一層樓,也希望更多的科學工作者(特別是長期關注科學網的科學界人士)來開博客,使得科學網成為更好的科學傳播前沿陣地!

 

 

張志剛  北京大學教授

中國科學報社成立60周年了。在網絡和自媒體時代之前,《中國科學報》是科學家們交流和了解國內外科學發展和政府政策的主要渠道之一。近二十年來,科學報社的科學網以快捷的方式隨時更新,隨時可以接觸到;博客的推出,給了科學家自由發表意見的渠道,一時成為科學家們樂園。然而,微信推送等自媒體,有更大的自由度,個體科研人員有更多的發言權而不輕易受到刪貼的威脅,大有取代科學網博客的勢頭。科學網在融合這幾個媒體工具方面做了很多工作,增加了微信版和微信推送,增加了可讀性和互動性,值得稱道。作為普通的科研人員和科學報社的受益者,曾被科學報報道過,博客被加精過,也被微信推送過,對此感到榮幸。希望報社能夠繼續保持自由風格基礎上,更加開放和包容。

 

 

劉全慧  湖南大學教授

讀書不多,但喜歡。作為理論物理課程的教師和研究人員,每遇到相關書籍,或翻閱或細讀,也算是職業病。每有會意,或對其中草蛇灰線有所識別,仿佛讀書得間。讀書人常有各色筆記,我莫能外。王國維先生言,出乎其外故能觀之,入乎其內故能寫之。只2007年起,我開始把把點滴思緒,置于科學網博客之中,斷斷續續,凡192篇。未曾想到,這些只言片語,把我帶到知名科學博文寫手行列。欣聞《中國科學報》60華誕,祝愿她青春永駐;祝愿其科學網博客網盡天下科普圣手,游人如織。

 

 

張軍平 復旦大學教授

中國科學報社長期致力于以最快最新最準地方式介紹國內外科研成果,創辦了《中國科學報》、《醫學科學報》,并于2007年創建了《科學網》。它為國內科研工作者和國內華人科研工作和愛好者提供了最好的交流平臺,幫助他們了解多樣性、有效的教學方法和技巧,分享研究生培養和申請科研項目中的經驗和教訓、了解一線科研工作者的最新研究進展和背后的故事、以及科普各學科的新理論新方法,有效地促進了學科間科研人員的交流與探討。值中國科學報社60年之際,祝報社越辦越好,將科普和科研成果介紹進行到底。

 

 

蘇德辰 中國地質科學院研究員

60年對于宇宙或地球來講,實在短得微不足道,但對于類社會特別是現代社會來說,60年已經足夠漫長,期間發生了多少事,恐怕只有極少的科學網博主是親身全程經歷了。

在中國科學報誕生60周年之際,特別表示祝賀,畢竟她記錄了中國科技界60年來絕大部分大事,人生能有幾個60年!同時,也向科學網(特別是科學網博客)表示祝賀和祝福,衷心希望在中國特定的大環境下,在目前多種形式的媒體競相存在的網絡時代,能夠匯聚全球華人科學家特別是中國大陸的科學家的群體力量,把科學網做大做強。無論是與傳統的科學傳播方式比,還是與現在流行的微信、抖音等新的交流方式相比,博客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特別希望科學網博客在互聯網大潮中要保持住方向,把科學網辦成中國科學傳播的大舞臺,把科學網博客辦成中國科學的名片。

 

文雙春 湖南大學教授

2010年在科學網開通博客,寫著寫著,成所謂的“名博”了——老文科研毫無建樹,博客卻被評為稍有名氣。時常遭遇這樣的問題:寫博客不影響科研嗎?博客又不被SCI收錄,寫它干嗎?時常反思:老文如果做科研也像寫博客一樣,純粹興趣使然,不受諸如是否被SCI收錄的功利驅使或牽引,學術影響力興許早就遍及全球了,旁人如果再替老文總結科研成功的經驗,寫博客興許像拉小提琴,就是一大秘訣!感謝科學網帶給老文“八小時之外”的成就感和幸福感!祝科學網越辦越好!

 

 

陳安 中國科學院科技政策與管理科學研究所研究員

每個群體都會有一個圈子,君不見家長們通過各種途徑組成了圈子,交流孩子們的成長和學習;科學家也需要有自己的圈子,除了同行交流相互之間的成果之外,對于科學與社會、科學與管理、科學與發展等發表自己的看法見解,以及普及一些科學界本身的規則與科學在公眾中的認知。在中國,科學網承擔了幾乎半數這方面的工作,不少科學家雖然不一定發言,但是一定會瀏覽或深讀其中有價值的文章,甚至促進科學界的凈化與提升。祝賀科學網的未來,李小文先生說它是春秋戰國以來中國學者自發自愿加入的“稷下學宮”,誠哉斯言!

 

 

王德華 中科院動物所研究員

科學網對中國學術界和教育界的影響是巨大的,無形的,潛移默化的。科學網已經成為宣傳科學理念和學術規范的園地,弘揚學術正氣和針砭學術不端的園地,分享知識、思想和智慧的園地。在科學網,學者們碰撞的是火花,分享的是美麗,熏陶的是情操,凈化的是心靈,喚起的是責任,喚醒的是理想。

科學網應該擔負起國家科學研究和文化教育更多更大的責任來。要有明確的立場,觀點要鮮明,是非要明確,要有品位,有內涵,要立足宣傳健康積極的學術文化,提倡科學精神,弘揚職業精神,規范學術行為,宣揚正確的學術理念。讓經典與現代共存,科學與藝術協作,科普與專業并行,百花齊放,雅俗共賞。

 

 

李俠  上海交通大學教授

《中國科學報》60年始終秉持:為科學代言,為理性背書,為民智開啟,為國運護航,為文化開新篇。下一甲子,希望《中國科學報》捍衛科學精神,團結科學共同體,用知識驅散陰霾,為中國書寫新的輝煌。

 

汪曉軍  華南理工大學教授

六十年一甲子,六十年前成立中國科學報社,六十年耕耘,一甲子春華秋實。中國科學報社以“打造中國第一科學傳媒”為目標,按照科學傳播規律和全媒體發展要求,構建科學傳播的全媒體平臺。改革開放40年來,也是我國科學突飛猛進發展的40年,1978年的第二次全國科學技術大會,開啟了第二個科學的春天,中國科學報社為傳播科學知識做出了重要貢獻。為了實現“兩個一百年”宏偉目標,就必須進一步地提高全民族的科學素養,中國科學報社任重而道遠。愿中國科學報社發展越來越好!

 

陳學雷  中國科學院國家天文臺研究員

我有幸在科學網創立之后不久就成為其讀者和博主,深感從中獲益良多。在我看來,科學網的價值不在于用戶數、點擊數,甚至也不在于少數大量轉載的熱門文章,而在于它為國內學術界提供了一個方便的網上交流社區。科學網的博主們多為從事科學研究或高等教育者,從廣義上說都是我的同業者們,通過瀏覽博客文章與互動,我開闊了視野,豐富了知識,也找到了共鳴。我自己也時不時寫下一些文字,介紹本領域的研究進展,或表達對一些事的看法。雖然近年來由于多種原因,我現在寫博客文章不如以前那么頻繁了,也由于性格疏懶,沒有怎么和科學網的其他博主們結交、聯系,對于科學網的各種活動也不怎么參與,但內心中仍然與許多博主神交已久,并把科學網作為自己的網上家園。衷心祝愿科學網今后繼續發展,成為反映學術界生態、表達學者們心聲的最佳平臺。


曹廣福  華南農業大學教授

這個世界上有幾樣東西容易使人上癮(至少對我如此):解數學題、讀小說、打牌、寫博客。博客并不是一項純粹的休閑活動,它還是虛擬世界里相互交流、發泄情緒、積累知識、錘煉心理的絕佳途徑。記得我的第一篇“說課”發表不久,某大學主管教學的副校長將我的這篇博文發到該校每個教師的郵箱中,并加以評注:“雖言數學,但對其他學科亦有助益”。沒有什么比自己的拙見得到別人的認同更讓人開心的事了。當然,我在科學網最大的收獲是認識了一群也許在現實中幾乎不可能認識的朋友。他們的真性情、真知灼見不僅影響了我,也讓我將他們視為知己。




http://blog.simestates.com/blog-45-1154737.html

上一篇:徐長慶博文集出版:《國家自然基金申請指導與技巧》
下一篇:科學網群組頻道暫時關閉

36 鄭永軍 高峽 王立新 呂建華 蘇光松 馮大誠 黃仁勇 楊連新 劉潯江 李曙 崔錦華 李天成 周忠浩 彭真明 曾泳春 王啟云 劉全慧 劉立 黃永義 毛宏 郭奕棣 周健 彭思龍 張海霞 趙鳳光 戎可 劉玉仙 趙克勤 楊正瓴 倫貴陽 呂洪波 代恒偉 朱伯靖 國際科學編輯 汪曉軍 楊金波

該博文允許注冊用戶評論 請點擊登錄 評論 (11 個評論)

數據加載中...

Archiver|手機版|科學網 ( )

GMT+8, 2019-2-16 17:21

Powered by simestates.com

Copyright © 2007- 中國科學報社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