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680103的個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imestates.com/u/ji680103

博文

宋季曾重淮青魚----從江湖洄游到人工放流的四大家魚 精選

已有 3844 次閱讀 2019-2-9 23:08 |系統分類:科普集錦

洪澤湖周邊鄉村的春節習俗,除夕中午一家在一起吃團圓飯,菜必有魚,以喻“年年有余”之義。農家大多生活清貧,所食之魚,以鰱魚最多。一是因為鰱魚價廉,二是因為鰱魚易得。春天在村邊的池塘里放上一些鰱魚魚苗,到了春節之前,起網捕魚,一斤左右的鰱魚,上桌最好,所以家鄉人直接稱鰱魚為“家魚”。

洪澤湖上游修建了蚌埠閘后,直接影響到湖中四大家魚(Four major Chinese carps)的繁衍,以前青、草、鰱、鳙的種群主要靠魚類自行的生殖洄游,建閘之后,只能靠人工放流了。1949年以后,四大家魚在洪澤湖中的產量持續下降,在1949年四大家魚出產量占洪澤湖漁產量種類百分比為12.9%,1968年為10.63%,1982年為3.55%,2010-2011年為4.36%[1]

青魚,鯉形目鯉科青魚屬青魚種(Mylopharyngodon piceus Richardson),古稱[2],還有黑鯇、青鯇、烏鯖等別名,洪澤湖地區有螺螄青、螺螄混、青混子等俗名。青魚在我國分布廣泛,除了新疆、青藏高原無自然分布外,各大江河水系均有,但在淮河以南平原地區水系中種群數量較多[3]。在作為養殖魚類引進美國后逃逸到野外,在北美成為需要清除的入侵物種。

青魚體型較大,身體延長,前部亞圓筒形,體青黑色,鰭灰黑色。頭寬平,口端位,無須,咽頭齒臼齒狀,魚膽有毒,棲息水體中下層,主食螺螄、蚌、蝦和水生昆蟲,青魚生長迅速,最大個體達109kg[4],肉味美,為我國主要淡水魚類養殖對象。青魚4-5齡性成熟,在河流上游產卵,在洪澤湖中不能自然繁殖。在洪澤湖中現為人工增殖放流品種,主要分布在成子湖、老子山水域灘洼及湖西岸溧河洼口、臨淮頭、王沙、穆墩至半成一帶灘洼[5]。

淮河所產的青魚,在宋時頗有名氣。南宋葉紹翁所著的《四朝聞見錄》中有“秦夫人淮青魚”條:“憲圣(宋高宗的吳皇后)召檜夫人入禁中,賜宴進淮青魚,憲圣顧問夫人曾食此否?夫人對以食此已久,又魚視此更大且多,容臣妾翌日供進,夫人歸亟以語檜,檜恚之曰:夫人不曉事。翌日遂易糟鯶魚,大者數十枚以進,憲圣笑曰:我便道是,無許多青魚,夫人誤我[6]”。此段文字說的是宋代秦檜的一件逸事,宋高宗的皇后請秦檜夫人吃淮青魚(淮河出產的青魚,當時應為名品),問王夫人以前吃過嗎?王夫人說吃過,家里比這更大更多的都有,明天我送點過來。秦檜聽了,罵夫人不懂事,第二天送上糟制的草魚,皇后說:原來如此,我說你們家怎么會有哪么大的青魚呢?原來王夫人弄錯了。從此故事中可看出秦檜的狡猾,但也間接說明了當時淮青魚的珍貴。

另據《夢梁錄》卷十八《物產·蟲魚之品》中的記載,其中也有“淮青魚”,當時杭州市場上的水產品有“鯉、黃顙、白頰、石首、鰳、白魚、鰣、鰻,以及及蝦、螃蟹、淮青魚、子魚等數十種”[7]

明《正德淮安府志》、《天啟淮安府志》俱在“物產·鱗介”中列出青魚,排名在鯉、鯽之后,居第三位,在清《乾隆淮安府志》中,排名在鯉之后,居第二位,這都說明了青魚在古代淮河流域的重要地位。李時珍《本草綱目》中稱:“青魚生江湖間,南方多有,北地時或有之,取無時,似鯉、鯇而背正青色,南人多以作酢。”所謂“作酢”,就是加鹽等調料腌漬,以利于保存和運輸。

草魚,為鯉形目鯉科草魚屬草魚種(Ctenopharyngodon idellus Valenciennes),古稱鯇、鯶,有油鯇、草鯇、白鯇、草根等別稱,洪澤湖地區稱之為草混子。體略呈圓筒形,頭部稍平扁,尾部側扁,口呈弧形,無須,上頜略長于下頜,體呈淺茶黃色,背部青灰,腹部灰白,胸、腹鰭略帶灰黃,其他各鰭淺灰色其體較長,腹部無棱,下咽齒二行,側扁,呈梳狀,齒側具橫溝紋。背鰭和臀鰭均無硬刺,草魚在我國分布廣泛,常棲居于江河、湖泊等水域的中、下層和近岸多水草區域,具有河湖洄游的習性,性成熟的個體在江河、水庫等流水中產卵,產卵后的親魚和幼魚進入支流及通江湖泊中,通常在被水淹沒的淺灘草地和泛水區域以及干支流附屬水體中攝食育肥,草魚性情活潑,游泳迅速,常成群覓食,性貪食,為典型的草食性魚類。

從洪澤湖西岸發掘到的魚類化石我們知道,在1000余萬年前的中中新世,洪澤湖地區就有草魚、白鰱等鯉科魚類分布[8]。在我國很早就把草魚作為人工養殖的對象,在唐代就有將荒田筑埂,灌以雨水,放養草魚以清除野草的記載。自從1958年人工繁殖成功后,被引入到亞、歐、美、非各大洲的許多國家。在洪澤湖區,草魚在水草豐富的老子山、成子湖水域湖灘、河溝分布較多,為洪澤湖人工增殖的主要放流品種。

四大家魚中,草魚和鰱魚在洪澤湖周邊地區是池塘養殖最為常見的兩種魚類,夏季洪水下泄時,魚塘被淹,經常會有不少養殖魚類逃逸到上下游的河流與池塘中,其中亦以草魚與鰱魚居多。夏天在池塘邊,經常可以聽到魚兒跳出水面捕食蘆葉的聲音,這種聲音大多是草魚發出的。

鰱,鯉形目鯉科鰱屬鰱種(Hypophthalmichthys molitrix(Cuvier et Valenciennes)),古稱鱮,在先秦的《詩經》中就有多處記載,《詩·大雅·韓奕》中有“孔樂韓土,川澤吁吁,魴鱮甫甫”,《詩·齊風·敝茍》中有“敝茍在梁,其魚魴鱮”, 《詩·小雅·采綠》中有“其釣維何,維魴與鱮”。《廣雅釋魚》注稱:“鰱,鱮也”。古籍中經常魴鱮并稱,“魴”為平胸魴(Megalobrama terminalis(Richardson)),在古代是鮮美的魚類代表,所謂“豈其食魚,必河之魴”。鰱魚易得,除了明代李時珍、黃省曾等人外,許多人都把它作為“不美魚”的代表,明毛晉《毛詩陸疏廣要》稱“鱮似魴,厚而頭大,魚之不美者,故俚語稱‘網魚得鱮,不如啖茹’”。杜甫有詩《觀打魚歌》“徐州禿尾不足憶,漢陰搓頭遠遁逃。魴魚肥美知第一,既飽歡娛亦蕭索”。“徐州禿尾”指的是鰱鳙魚,“漢陰搓頭”指的是魴魚。李時珍《本草綱目》倒不歧視鰱魚,他稱“酒之美者曰,魚之美者曰鱮”。黃省曾《養魚經》也稱“鰱乃魚之貴者,白露左右始可納入池中”。對于鰱的評價也許有南北區域或時代的差異,筆者以為南方水域中的鰱鳙魚口味或比北方的要好,另外也可能《詩經》那個年代的鰱魚經過若干年養殖馴化后,品質發生了變化。洪澤湖地區習慣稱鰱為“白鰱”、“連魚”,雖是一種最常見的魚類,但總體上品質也是不差的。

鰱魚體側扁,頭大,體被細小圓鱗,背部圓,腹部窄,體銀灰色。吻圓鈍,端位,眼下側位,腹面腹鰭前后均具肉棱,胸鰭末端伸達腹鰭基底,鰓耙特色,有螺旋形的鰓上器,常棲息于水的中上層,以海綿狀的鰓耙濾食浮游植物。性活潑,善跳躍。鰱魚終生以浮游生物為食,在魚苗階段主要吃浮游動物,長達1.5厘米以上時逐漸轉為吃浮游植物,分布于我國各大水系。在洪澤湖分布于整個水域,為人工增殖放流品種。

由于鰱鳙魚主要以浮游生物為食,所以在水體中放養鰱鳙魚對于解決水體富營養化,防止藍藻水華暴發非常有效,洪澤湖近年來也嘗試在成子湖一些極有可能發生藍藻聚集或暴發的水域,采取高密度不投餌人工圍網放養鰱魚、鳙魚的方法濾食藍藻,防止水華暴發[9]

放養的鰱魚在洪澤湖中生長迅速,有研究比較過人工放養鰱魚魚種在陽澄湖和洪澤湖中的生長速度(平均體長、體重):陽澄湖2齡魚達268mm、332.5g,3齡魚369mm、735g,洪澤湖1齡魚355mm、855g,2齡魚500mm、2567g,5齡魚達580mm、3050g[10]

由于鰱魚生長速度快,所以洪澤湖周邊地區的池塘經常有放養鰱魚的習慣,在蘇北農村,在村莊附近常有一個可供取水的池塘,在1990年代以前,這些池塘的水干凈到可以直接飲用,村民往往在春天買上一些鰱魚魚苗,放養在池塘中,到了冬天春節前,將池水抽干,把捕獲的鰱魚分到莊上的每家每戶。這些鰱魚一年可以長到1斤多重,殺好后腌在缸中,春節時每天吃上一條。

鳙,鯉形目鯉科鳙屬鳙種(Aristichthys nobilis(Richardson)),又稱胖頭魚、黑鰱、黃鰱,洪澤湖地區一般稱之為花鰱或大頭鰱,有時“鰱魚”除了指稱白鰱外,也會兼稱鳙魚。

鳙魚體側扁,頭極肥大,幾乎占身體長度的1/3,口大,端位,下頜稍向上傾斜,鰓耙細密呈頁狀,但不聯合,胸鰭長,末端遠超過腹鰭基部,體側上半部灰黑色,腹部灰白,兩側雜有許多淺黃色及黑色的不規則小斑點。鳙喜歡生活于靜水的中上層,動作較遲緩,不喜跳躍。以浮游動物為主食,亦食一些藻類。分布于亞洲東部,我國各大水系均有此魚。在洪澤湖整個水域都有鳙魚分布,現在亦為人工放流魚種。

鳙與鰱的主要區別除了口大、頭大之外,主要是鳙魚腹棱不完全,存在于腹鰭基部至肛門之間,鰓耙互不相連。而鰱魚腹棱完全,存在于胸鰭基部下方至肛門間的整個腹部,鰓耙互連,形成多孔的膜質片[11]

李時珍稱鰱為“魚之美者”但對鳙評價卻不高,他稱“此魚中之下品,蓋魚之庸以供饈食者,故曰鳙曰兀。處處江湖有之,狀似鰱而色黑,其頭最大,有至四五十斤者,味亞于鰱,鰱之美在腹,鳙之美在頭”。現在市場上售賣鳙魚是常將頭身切斷分開出售,頭上肉雖少,價格卻要高出一些。洪澤湖地區漁民有“鰱子頭、鯉魚腰,青魚尾巴耍大刀”,“角魚肚(黃顙魚)、鰱子頭,鳊魚肚皮一溜油”的諺語,說的是地方幾種魚類身體上滋味最好的部位,此處的鰱魚主要指花鰱,當然白鰱魚頭的滋味也不賴。

青草鰱鳙四大家魚,均屬于江湖洄游性魚類,在江河流水生境中產卵繁殖,在湖泊濕地中生長發育。在洪澤湖地區每年春天淮河上游水位上漲時,青魚就會溯河而上,在上游的淮河中產卵。以前人們一直以為青草鰱鳙的天然魚苗只在長江和珠江流域有,所以長江以北的四大家魚養殖都是要到南方水域去捕撈或購買,但從1952年開始,安徽省農林廳水產工作隊在淮河流域發現了四大家魚的魚苗,1952年,僅在穎上、阜南兩縣四區就統計到捕撈的魚苗七百萬尾,9月份又在鳳臺縣的魏家灞、許家溝,淮南市的張家溝、殷家溝用抄紗網捕獲寸余長的魚苗10余萬斤。據當地漁民介紹,每年春夏淮河水漲時,漁民能陸續捕獲到滿懷卵粒和精子的親魚,體重達40-50斤的很多[12]。進一步的調查發現,淮河四大家魚的產卵場有清河口、三河尖、正陽光的沫河口、魯口子、峽山口、石頭埠、黑龍潭、蚌埠鐵橋附近等。

四大家魚魚苗在淮河的發現, 有效促進了長江以北四大家魚池塘養殖的發展,但是對于洪澤湖以及淮河整個流域自然環境中的青草鰱鳙的繁衍,卻是災難和資源枯竭的開始。

1958年以前,淮河四大家魚的捕撈產量曾占70%以上。但在1952年淮河發現有家魚苗之后,安徽和江蘇省都開始設弶張捕魚苗,魚苗被大量捕撈后,流入下流洪澤湖的幼魚必然大量減少,這直接導致了洪澤湖中四大家魚產量的快速下降。湖中四大家魚的資源變少,也使得春夏時節淮水上漲時溯河而上親魚數量減少,從而導致淮河中魚卵和魚苗數量的下降。據安徽省淮河水產資源調查隊在1982-1983年的調查,淮河家魚產卵規模大為縮減,幾近消失。1982年家魚產卵場產卵總量為7677.6萬粒,其中蚌埠產卵場為1179.6萬粒,而據1976年南京地理所調查,當年蚌埠家魚產卵場規模為11000萬粒,1982年家魚的產卵規模僅為1976年的10.7%。

1958年起,江蘇省洪澤縣每年6-7月份,在淮河花園嘴至大柳巷段定點張弶捕撈魚苗,捕撈品種以四大家魚為主,1958年全縣張捕魚苗72233萬尾。1960年組織捕苗人員512人,船只163條,弶網1159合,捕苗7600萬尾。其中花白鰱3439。2萬尾,占19%,青、草魚苗887。0萬尾,占4。9%,鳊魚苗5430。3萬尾,占30%,什魚苗8326。6萬尾,占46%,害魚苗18。1萬尾,占0。1%。

在1960年蚌埠閘建成后,淮河中游許多家魚產卵場遭到破壞,天然魚苗資源顯著減少,1961年張捕魚苗600萬尾,1964年張捕魚苗570.98萬尾,1965年張捕魚苗392萬尾,捕撈量漸減,1970年代以后已不能形成漁汛,沒有張捕價值,基本停捕[13]

四大家魚在淮河水域產卵劇減的原因,據安徽省淮河水產資源調查隊的分析,有以下幾點:一是水工建筑及圍墾的影響。1949年以來,淮河流域修建了大中小型小庫5300余座,水閘4200余座,河湖隔絕,四大家魚親魚洄游踐線受阻,幼魚不能入湖肥育,造成了資源的衰退。另外,沿淮湖泊的圍墾,縮小了水面,降低了湖泊調蓄水的能力,破壞了魚類部分索餌肥育的場所,這也導致了湖泊和河流中四大家魚種群數量的減少。另外,淮河流域捕撈強度過大,也是造成資源萎縮的重要原因,據統計,蚌埠漁業社1958年在淮河捕魚40萬斤,四大家魚占70%,1968年捕魚18萬斤,四大家魚只占20%,1983年1-6月份捕魚5247斤,家魚只有292斤,僅占5.6%[14]。在洪澤湖雖然每年江蘇省洪澤湖漁管會辦公室組織了大量的魚苗放流,但有的幼魚在放流當年就被大量捕撈,2010年洪澤湖鰱放流量為1279萬尾,鳙2500萬尾,當是2011和2012年鰱鳙魚在漁產量中占比并不大。所以對一些有害漁具的限制和重要漁具網目大小的規定并嚴格進行管理非常必要,只有這樣,才能提高放流效益,控制魚類種群結構的小型化。

除了以上兩個原因外,1980年代以來淮河水體的大面積污染,也是導致淮河流域四大家魚資源枯竭的重要因素。

1958-1961年,四大家魚的人工繁殖技術先后獲得成功,這解決了自然水域環境中魚苗資源衰減而導致池塘養殖和人工放流苗種不足的問題,但是通過人工繁殖技術而獲得的四大家魚苗種在長期使用過程中不可避免地出現了因長期近親繁殖而出現的種質資源品質下降,具體表現為生長速度減慢、性成熟個體變小、抗病能力差等問題。不僅淮河流域的四大家魚出現這種問題,在長江流域,這種問題也比較嚴重[15]

青草鰱鳙之所以被稱之為“四大家魚”,正是因為其價廉物美,營養價值豐富,與普通民眾的生活習習相關。2004年至2007年在江蘇泰興、無錫、淮安、金壇等地開展的一項淡水魚攝取對女性乳腺癌發病風險的影響研究顯示,青魚與鰱魚的攝取與女性乳腺癌發病風險呈顯著的負相關,也就是說,常吃青魚和鰱魚降低了女性乳腺癌發病的風險[16]。從這一點上來看,進一步有效保護我們洪澤湖及其周邊湖泊、河流中的青草鰱鳙資源,使之能夠得以更好地繁衍生息,對于我們地方公眾而言,也是一種福音。



[1] 林明利等.洪澤湖魚類資源現狀、歷史變動和漁業管理策略.水生生物學報,2013(6):1124

[2] 現在的鯖魚主要指鱸形目鯖科鮐屬鯖魚種(Pneumatophorus japonicus),又名鯖花魚,俗名鮐魚、鮐巴魚、青鲇魚、油胴魚、青條魚等。

[3] 許多文獻介紹青魚時,稱青魚主要分在由于長江以南的平原地區,長江以北較稀少,這顯然是不準確的,淮河流域的湖泊和河流中青魚數量不少,也得到了廣泛的養殖,所以稱淮河流域以南也許比較合理些。

[4] 19599月,洪澤湖三河閘下游尾渡水產收購站曾收到體重達90公斤重的一尾青魚。見長江水系漁業資源調查協作組編:長江水系漁業資源 全國漁業資源調查和區劃專集. 北京:海洋出版社 , 1990.136.

[5] 洪澤湖水生經濟動物圖鑒編寫組. 洪澤湖水生經濟動物圖鑒.北京:中國農業出版社,2016.31.

[6] []葉紹翁.四朝聞見錄。卷二乙集.清知不足齋叢書本。

[7] 林正秋,林琳.南宋杭州的飲食店鋪初探.載史及偉主編。杭州研究2004.北京:中央文獻出版社,2005.389.

[8] 蔣功成,李才生,滕壽玉.從下草灣化石群看洪澤湖地區中新世時期的生物多樣性.地質學刊,2013.37(2):170.

[9] 朱喜,胡明明主編.中國淡水湖泊藍藻暴發治理與預防.北京:中國水利水電出版社, 2014.383.

[10] 倪勇,伍漢霖主編.江蘇魚類志.北京:中國農業出版社, 2006.319.

[11] 倪勇,伍漢霖主編.江蘇魚類志.北京:中國農業出版社, 2006.315.

[12] 鄒鵬.淮河的魚苗.生物學通報,1954(1):17.

[13] 王德成主編.洪澤縣志.北京:中國大百科全書出版社,1999.221.

[14] 安徽省淮河水產資源調查隊.淮河四大家魚和鳊魚產卵場調查報告.水庫漁業,1985(1):36-41.

[15] 賈秀英主編.環境科學研究進展.杭州:浙江大學出版社,2008.136.

[16] 戴立玲等.淡水魚攝取對女性乳腺癌發病風險影響研究.中華腫瘤防治雜志,2015.22(5):326.




http://blog.simestates.com/blog-398558-1161406.html

上一篇:神龜入海自暢游
下一篇:雪泥鴻爪暫留蹤:鴻雁、豆雁及其在洪澤湖地方文化史上的價值

15 董全 張瓏 朱朝東 馮大誠 徐旭東 趙克勤 汪曉軍 李由 文克玲 王俊杰 鮑鵬 黃永義 張曉良 李久煊 姚偉

科学新闻該博文允許注冊用戶評論 請點擊登錄 評論 (11 個評論)

數據加載中...

Archiver|手機版|科學網 ( )

GMT+8, 2019-2-17 02:27

Powered by simestates.com

Copyright © 2007- 中國科學報社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