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墨分享 http://blog.simestates.com/u/ZJUlijiang 分享以科學家為對象的研究論文

博文

中外文期刊里的中國學者 精選

已有 3405 次閱讀 2019-2-12 08:58 |系統分類:科研筆記

說明:本博客與微信公眾號“林墨”同步更新,所有內容均為原創,可授權轉載請掃碼關注“林墨”公眾號。


2.png

不同學科的中國學者,用Web of Science衡量其學術水平精確性不同;中國學者引用其他中國學者的傾向越來越明顯;中國學者在其中文論文中引用外文論文的比例近年來有顯著提高。


步一 / Indiana University

2.jpg


(林墨插畫師:蔣卓成)


隨著中國經濟和科技水平的發展,中國學者在國際學術圈扮演著越來越重要的作用。已有研究顯示,自從上世紀90年代,中國大陸學者的國際發文以每年20%的速度增長[1];最新一項數據顯示,Web of Science數據庫中,作者機構來自于中國的學術文章數量已經上升至第二位,僅次于美國[2]。

 

用Web of Science數據庫衡量中國學者學術水平是否精確?


科学新闻在目前國際通行的評價體系下,衡量中國學者往往具有一定的難度甚至誤差,因為很多中國學者不僅發表外文學術論文,還發表中文論文;但目前還沒有一個數據庫可以比較全面、完整地兼顧不同語種,特別是中文和英文的學術論文出版情況。梁立明教授曾在研究中指出,衡量中國學者的學術水平時,應當考慮中外文科學文獻數據庫而非單一考慮[3]。

 

不同學科的中國學者,使用Web of Science衡量其學術水平有何差異?


2018年,舒非教授在JASIST期刊上發表了一項研究,探討Web of Science數據庫是否可以精確展現中國學者的研究水準,并且這一精確性在不同學科是否有所不同[4]。為此,這項研究選用了Web of Science來看中國學者在外文期刊上的發文,用中國科技期刊數據庫來指征中國學者在中文期刊上的發文情況。而在學科劃分上,本研究使用了Web of Science和中國科技期刊數據庫提供的學科劃分結果,并進行了一定的整合和連接;最終,該研究獲取了115個學科類別及其對應的中、外文學術論文。


結果顯示,不同學科的中國學者,其發表中外文文章的偏好有明顯不同。比如,人文社科的中國學者發表中文論文的數量明顯多于其發表外文文章的數量;因此,Web of Science自身并不能精確代表這一類學者的學術水平,應當更多地使用本土數據庫對這些科研人員進行績效評價。而對于自然科學(比如生命科學、生物醫學、物理科學和一些技術學科)來說,中國學者的研究成果既發表在中文期刊上,又發表在學科內的外文期刊上。因此,對于這些學科的評價應當既考慮Web of Science等外文數據庫,又考慮本土數據庫。而在某些特殊學科(如凝聚體領域等),中國學者明顯傾向于將研究成果發表于國際期刊而非本國的中文期刊。

 

中國學者更傾向于引用“同胞”的論文


科学新闻2018年Nature的一項研究則從中國學者引用其他中國學者角度進行了研究[5]。他們發現,中國學者開始更多地引用其他中國學者。上世紀80年代,這一引用率僅有30%,而2015年則達到了47%;目前這一數字已經超過了美國十個百分點。


科学新闻唐莉教授等人于2015年就提出中國論文中的互引俱樂部現象,即中國高被引文章的內部引用率(proportion of internal citations)在微觀個體自引、中觀同單位引用、宏觀國內同仁引用三個層次上都遠遠高于美國同類成果[6]。

 

中文論文國際化趨勢


一項針對中文圖書情報檔案學論文的計量分析[7]使用了包括外文文獻引用比例作為“引文國際化”的操作化指標,并考量了引文國際化的歷時效應、學科差異,以及多個可能影響引文國際化水平的影響因素(如論文的研究主題、文獻類型、作者數量、機構類型、國內高校等級、國際合作、篇幅和基金資助等8 項特征)。結果顯示,圖書情報檔案學的CSSCI源刊基本都呈現逐年上升的引文國際化水平,但情報學論文的引文國際化水平顯著高于圖書館學和檔案學。

 

理性看待中文論文國際化趨勢


我們應理性看待國際化。盡管我國圖書情報檔案學科中存在一些引文國際化水平較低的主題(如中國本土圖書館事業、中國檔案史等),但這些主題具有濃厚的中國特色。因此,不應當一味地強調國際化,對于不同學科中以中國特色的研究主題,應當“以中國作為學術表達的原點,立足中國、借鑒國外,在指導思想、學術體系、話語體系等方面充分體現出中國特色、中國風格與中國氣派”[7,8]。



3.png

[1] Kostoff, R. N., Briggs, M. B., Rushenberg, R. L., Bowles, C. A., Icenhour, A. S., Nikodym, K. F., . . . Pecht, M. (2007). Chinese science and technology - Structure and infrastructure. Technological Forecasting and Social Change, 74(9), 1539-1573. doi:10.1016/j.techfore.2007.02.008.

[2] National Science Board. (2018). Science and Engineering Indicators 2018. (NSB-2018-1). Alexandria, VA: 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 Retrieved from https://www。nsf。gov/statistics/indicators/.

[3] Liang, L。 (2003)。 Evaluating China's research performance: how do SCI and Chinese indexes compare? Interdisciplinary Science Reviews, 28(1), 38-43。

[4] Shu, F., Julien, C. A., & Lariviere, V. (2018). Does the Web of Science Accurately Represent Chinese Scientific Performance?. arXiv preprint arXiv:1812.03620.

[5] Lariviere, V。, Gong, K。, & Sugimoto, C。 R。 (2018)。 Citations strength begins at home。 Nature Index, S70。

[6] Tang,L, Shapira, P。, & Youtie, J。 (2015)。 Is there a clubbing effectunderlying Chinese research citation increases? Journal of the Association forInformation Science and Technology, 66(9), 1923–1932。

[7] 龔凱樂, 謝娟, 成穎, & 孟凡賽. (2018). 期刊論文引文國際化研究——以圖書情報與檔案管理學科為例. 情報學報, 37(2), 151-160.

[8] 王兆璟. (2017). 把文章寫在中國的大地上. 中國社會科學報, 2017-01-03(1).



林墨末尾.png 




論文與評價
科学新闻http://blog.simestates.com/blog-1792012-1161745.html

上一篇:那些錯誤的分類號,有沒有誤導你投稿 | 林墨

7 武夷山 呂洪波 趙克勤 王啟云 高建國 劉潯江 強濤

該博文允許注冊用戶評論 請點擊登錄 評論 (1 個評論)

數據加載中...

Archiver|手機版|科學網 ( )

GMT+8, 2019-2-17 01:52

Powered by simestates.com

Copyright © 2007- 中國科學報社

返回頂部